思湘引

转发存档,all叶纯食

【all叶】男人变态有什么错

二十四桥明月夜:

悠悠堇:



        补档。(今天的其实都是补档




 




        ***





 
        “我说啊,你们都是处男吧。”





        楚云秀的一句话,让原本正因获得世界冠军而气氛高涨的酒桌一时间陷入了冰冷的沉默。





        叶修嘬着苏打饮料来回巡视了一眼处男们难看的脸色,默默地伸手拿走了楚云秀手边的啤酒:“云秀,你喝多了。”





        楚云秀锋利的眼神直射过来,一把抢回啤酒,怒视叶修:“我没醉!”





        “我没说你醉。”叶修无辜地举起自己的双手表示投降。





        “这还差不多。”楚云秀满意了,又重新把目光投向打算把她刚才的话当作没听见的其他人身上,“喂,你们怎么不回答我?”





        叶修凑到苏沐橙耳边小声说:“要不你把云秀带回去吧,总觉得现在的她很危险。”





        苏沐橙点点头,走到楚云秀旁边问她要不要回去,立刻就被回绝了,她走回来,冲叶修吐了吐舌头。





        这下叶修也无奈了。





        “啊,你们不说我也知道。”楚云秀剥了只虾投到自己嘴里,“明明有想睡的人却还是没破处,真可怜。”





        孙翔无法保持沉默了:“我才没有想睡的人!”





        “好好好,孩子大了总会有一点不想被别人知道的小秘密嘛。”楚云秀一脸理解地摆摆手,“但是缺少性生活会影响人生的幸福,这点很重要。”





        喻文州不动声色地坐到叶修的旁边:“楚队平时都是这样的吗?”





        他和楚云秀虽然同期、关系也不错,但是跟楚云秀私底下来往最多的还是叶修和苏沐橙。





        叶修想了想楚云秀平时的种种言论表现,干笑一声:“一言难尽啊。”





        那边楚云秀还在夸夸其谈:“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哦,你们最近都下载了那个‘想睡就睡’的APP了吧,怎么样,找到不错的对象了吗?”





        “想睡就睡?那是什么?”叶修疑惑。





        “像你这种在这个年代还用翻盖机的稀缺物种当然不知道了。”楚云秀呵了一声,冷漠地蔑视。




 




        “呵呵。”叶修假笑两声,“我对智能机过敏还真是对不起了。”





        楚云秀白了他一眼:“这个APP最屌的地方就在于能帮你匹配到‘你可能想睡的人’,再推测你可能想睡的人可能想和谁睡,再通过一系列建议让你变成你想睡的人可能想睡的人,最后你终于能睡到你想睡的人。怎么样,是不是很厉害?”





        叶修尝试着理解了一下,然后用一种游离的眼光看了圈国家队的男同胞们:“年轻人气血旺盛需求过量,也可以理解。”





        “滚!”好几个人异口同声地把矛头对准了叶修,跟楚云秀一个女同胞无法置气,正好把憋屈全部撒到害他们如此憋屈的罪魁祸首身上。




 




        如果你个智障肯被我睡,那我早就脱离处男的行列了。




 




        忽然就成为众矢之的的叶修一点都不在意,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不如你来测测吧。”楚云秀一拍手,觉得自己想到了个好主意,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手机,“来来来,测一测测一测,你不会后悔的。”




 




        有那么一瞬间,叶修觉得楚云秀很像传销组织的头领。




 




        反正只是娱乐而已,测了也没什么损失,叶修无所谓地接过手机,随手回答了最开始的几个问题,再填了个人资料,最后还有一个心理测试,接着经过了半分钟,屏幕上浮现了结果。




 




        除了叶修以外的男人都很紧张。




 




        楚云秀两手搭着叶修的肩膀,脸往前凑了点,读出声:“你可能想睡的人:年龄相仿,工作相仿,比你稍微高两到三厘米,与你有肤色差,身材比你健壮,性格强势,在情爱中你属于被压制的一方,渴望被占有。”




 




        叶修的表情没什么变化:“这不准。”




 




        “啊哈,说你被压制被占有你就觉得不准了?”楚云秀嗤笑。




 




        “老叶做人不能这样。”黄少天笑容灿烂,“不就是喜欢被压嘛,又没什么丢脸的,你就承认呗。没关系,我们又不会嘲笑你。”




 




        “在某方面强势,在某方面又偏向弱势。”喻文州摸了摸下巴,笑道,“这叫什么,反差萌?”顺便掐了把叶修的脸。




 




        “找死啊。”叶修拍开喻文州的手。




 




        “老叶你早说嘛,”方锐一脸舍己为人的表情,“要是知道你那么想被压,我作为队友怎么也可以勉强跟你搞一搞的。”




 




        “重点不是这个。”叶修看着手机屏幕,非常平静,“如果这些说的都是正确的话,通过前半段的描述,我能想到的人只有一个。”




 




        叶修抬起头,看上去波澜不惊:“这些条件全部符合的,应该只有老韩了。我实在想象不出我要怎么睡他。”




 




        睡韩文清?叶修想象了一下自己把韩文清压在身下的场面,后续镜头怎么联想都只可能是韩文清把自己恶狠狠地胖揍一顿直到自己跪地求饶的血腥暴力场面。




 




        不过如果韩文清在现场的话,一定会否定叶修的这种想法,因为他会换个暴力之外的方式让叶修求饶。




 




        酒桌上有短暂几秒的沉默,然后之前第一个开腔的黄少天就像失忆了一样忘了自己几分钟前的态度:




        “这不准,太不准了,我现在就要卸载了这个APP。”




 




        “一直保持强势也挺好的。”喻文州温和地开口。




 




        “但是如果你有那方面的需求也可以联系我的,我已经把我的号码给你设置成快捷键了。”方锐不肯放弃。




 




        “切,无聊。”




        楚云秀又喝了口啤酒,拍了拍她旁边的李轩,“我记得你硬盘里应该有很多那种片子吧,拿出来跟我们分享一下啊。”




 




        只想安静吃鸡的李轩拿着鸡腿不知所措,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忽然就被点到了名。




 




        “什么片子?”叶修居然也表现出了兴致勃勃的样子。




 




        李轩欲哭无泪,他只是想吃个鸡腿而已,为什么会被牵涉进如此不和谐的话题讨论。




 




        “比起AV撒,李轩应该是里番派的吧。”楚云秀拿了个鲍鱼,丝毫没理会差点要哭的李轩的窘迫,“比起成熟的女体,游戏宅往往更喜欢动画里又白又粉的无瑕疵肉体吧。”




 




        李轩面红耳赤:“……”




 




        叶修不忍直视地让苏沐橙赶紧把楚云秀弄回去睡觉:“李轩都快被她弄死了。”




 




        苏沐橙笑了笑:“好吧。”然后终于把喝多了酒后open得不得了的楚云秀给哄骗走了。




 




        李轩虚弱地朝叶修笑了笑:“谢谢你啊叶神。”




 




       “不客气。”叶修也对他笑,“那么什么时候一起看片啊。”




 




        此话一出,就连严谨的张新杰同志都差点被果汁给呛到。




 




        肖时钦表情微妙:“没想到前辈表面上是草食系的,实际上是肉食派吗?”




 




        叶修想了想:“应该也不算吧。只不过我很早以前就一直跟沐橙住一起,总不能在小女孩面前看那种片子,所以还真没怎么看过,有点好奇。”




 




        “意外的纯情啊。”唐昊瞟了叶修一眼。




 




        “是有多意外?”叶修呵呵,“我平时看上去难道很变态?”




 




        “变态已经不足以形容你了。”张佳乐不放过任何折损叶修的机会。




 




        叶修就当作没听见:“难道你们都看过很多?”




 




        全员一愣,男人在这种方面总是有着莫名其妙的自尊心。




 




        “我,当然……看过很多了。”孙翔不肯直视叶修,别过眼。




 




        叶修凑过去:“那你有什么推荐的吗?”




 




        孙翔支支吾吾了好一会儿,最后硬气道:“那、那什么有一段时间很火的,牛头人什么的。”




 




        闻言黄少天立刻跳脚:“你推荐什么不好,给老叶推荐牛头人干什么,我他妈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牛头人!”




 




        黄少天永远忘不了自己年少轻狂的时候曾因为没看过毛片和里番而被耻笑,从此发誓要走上一条阅尽千片的忍者道路,然而看的第一部里番就是NTR题材,当黄少天看到前几分钟还在跟未婚夫恩爱的女主后十几分钟从被迫到自愿地跟大学时期的高富帅学长乱搞,黄少天就对大人的世界产生了难以磨灭的心灵阴影。




 




        而自从他看到周泽楷的第一眼,就自动把周泽楷和那个高富帅学长画上了等号。




 




        长得帅,比我高,代言费那么贵了不起啊。




 




        至少我跟老叶熟,这点你比不上。




 




        然而这点优势,随着世邀赛进行到现在,黄少天觉得自己也差不多要失去了。




 




        气死他了,这简直就是当年那部牛头人的全年龄版本。




 




        “不过话说回来,里番比起A片的具体优势在哪里?”叶修忽然问了这么一个学术性问题。




 




        “动画的话,就算有一些不科学不合理的姿势和方式也能被采用。”




 




        回答这问题的居然是张新杰,叶修表示惊讶:




        “你很有研究嘛。”




 




        “想听我的推荐吗?”张新杰推了推眼镜,“等会儿回去可以发给你,调教系的资源包。”




 




        叶修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该怎么说呢,张新杰你果然人面兽心。”




 




        “我比较喜欢年上系的。”方锐举手。




 




        “没人问你。”叶修冷漠。




 




        方锐不管,继续说:“尤其是只傲不娇的年上系,这样会让人很有征服的成就感。”




 




        “好了,知道了,下一个。”




 




         “喂,不带这样的!”方锐戳了戳叶修的脸,“你自己要听推荐的。”





        原本只是随口一说的叶修现在有那么一点的后悔。




 




        其实他对了解后辈们的性癖真的没有太大的兴趣。




 




        这个时候,一直安静摆弄笔记本电脑的周泽楷默默把屏幕转给叶修看:“推荐这个。”




 




        只见网盘页面上显示了黑粗体的文件名:




 




        年上受高○13次潮○失○白浆道具激爱囚○强○S○全集.avi





 




 




 




        - end -


评论

热度(3392)

  1. 曼珠沙華帽子 转载了此文字
  2. 思湘引二十四桥明月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