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湘引

转发存档,all叶纯食

【all叶】选手一杯酒,领队两行泪

名字真是随便取的:

✪大型警示酗酒教育片


 


✪叶领队亲自为您讲述醉酒害处


 


✪篇末有奖竞答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叶修悲愤交加地想,他一定要剁掉自己给这群人开门的手。


 


他生日这一天,刚好有空闲,坐下来刚准备享受一把人生乐趣,那边黄少天就敲来了QQ,问他在什么地方,有东西要转交给他。


 


叶修想了想,实话实说在家。


 


他原本以为黄少天远在G市,要地址估计是打算邮寄。没想到五六分钟后门铃响了,风风火火的剑圣大大带着一帮子人,拎着个超大的蛋糕堵在门口:“Surprise!”


 


叶修粗略地一扫,好家伙,除了和吴羽策出国了的李轩,国家队算是齐活了,连平常不怎么露面的许博远和楼冠宁,都一并笑着站在了庆生队伍中。


 


有这么多人挂念,说不感动是假的,叶修笑着道了谢,把他们让进屋,开始了愉快的点蜡烛切蛋糕聊天谈笑时间。


 


他没想到,FIAG就此立下了。


 


事情发展到这里,还算一切顺利,但是坏就坏在黄少天还拎了几瓶酒。


 


看样子还是进口的,一瓶子密密麻麻的洋文,黄少天率先抿了一口,说口感还不错,轮着给每个人都满上了一杯。


 


叶修是一杯倒,有一回喝得稍微多了还差点酒精中毒,黄少天没敢灌他。


 


叶修大大地表扬了他的贴心,他不知道,十五分钟之后,他就恨不得自己能酒精中毒脱离这个没有活头的人世。


 


酒是好酒,除了度数高后劲大,没啥不好。


 


但是黄少天的酒当然不同凡响,于是在接下来的十五分钟里,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人都一个接一个地被放倒了。


 


一转眼客厅就只有叶修哭笑不得地坐着,其他人基本上都喝到趴下。


 


看起来全都醉得不轻。


 


天真的叶领队此时不知道,一场群魔乱舞的噩梦就要开始了。


 


他首先负责地查看着有没有人喝到需要救助,目光自然地停在了离他最近的轮回正副队身上。


 


周泽楷和江波涛一左一右地紧挨着他坐,两个人脸上都因为醉酒红扑扑的,抿着嘴看着他不说话。


 


两个人都有一张温和无害的脸,看起来相当乖顺,叶修放心地起身,想去看看别的队员醉得怎么样了。


 


哪料到他刚站起来就被人扯了下来,轮回正副队抱着他的胳膊,怎么都不肯松手。


 


叶修不解地看着比较好交流的江波涛,后辈的眼睛闪闪发亮。


 


他思考了一会儿:“小江有话对我说?”


 


江波涛高兴地点点头:“前辈!小企鹅打招呼怎么叫?”


 


叶修还没有从这个奇葩问题里回过神来,旁边一向腼腆不说话的周泽楷突然吻了他的脸颊一下,然后开了口替他解了围。


 


“嘎。”


 


得到了满意答案的江波涛也吻了他一下:“那小企鹅疑惑的时候怎么叫?”


 


连着被牛郎团小小地轻薄了一下的叶修,开始意识到大事不妙,奋力地挣扎着,试图突破他们的防线。


 


周泽楷将他抱得死紧:“嘎?”


 


江波涛又笑了:“那前辈,小企鹅嫌弃的时候怎么叫?”


 


周泽楷轻轻地发了一个听起来很是俏皮可爱的音:“嘎!”


 


叶修看着小企鹅周泽楷,半天都说不出话。


 


江波涛问了最后一个问题:“那,小企鹅如果被人抢走了前辈该怎么叫?”


 


周泽楷连半秒犹豫都没有,气势汹汹张口就来:“淦!”


 


叶修捂上了脸。


 


你不是我认识的小江,你也不是我认识的小周,你们统统不是。


 


我也不是你们的领队,你们的家在南极,去你们该去的地方吧,求你们了。


 


他万万没想到,江波涛和周泽楷算是醉得很温柔的了,后面暴力的大有人在。


 


一向是小天使的许博远一路加速度冲进了厨房,在令人害怕的巨大锅碗撞击声中,他终于满意地翻出了一块花色漂亮手感柔滑无比高档的。


 


抹布。


 


家务小能手许博远仿佛爱上了那块得之不易的抹布,他吭哧吭哧用它擦拭着能看到的所有玻璃。从书柜到茶几,所经之处全都干净到反光。


 


他擦完了一圈觉得不够过瘾,目光在屋子里四下一转。失望地发现除了地板,已经没有任何可以擦的了。


 


他觉得自己像是一条失去了梦想的咸鱼。


 


直到他看到了坐在沙发上醉得有些神志不清的张新杰。


 


张新杰的镜片某种意义上也是玻璃。


 


这块玻璃没有反光。


 


许博远找到了梦想。


 


他朝着张新杰扑过去。


 


张新杰失去了梦想。


 


斯文有礼的张新杰面露寒光地伸手拿下了拍在自己脸上的抹布,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


 


他朝着蒙圈的许博远,彬彬有礼:“操您妈。”


 


叶修加速逃离了修罗场。


 


旁边一向文雅的喻文州扯着叶修,示意他看桌上吃得一片狼藉的蛋糕,他拧开了一瓶巧克力酱,冲着叶修笑。


 


叶修翻出了一把勺子,塞到他手里,指着电视机旁边的小马扎,连哄带骗:“文州乖,去那里吃。”


 


素描能手喻文州摇了摇头:“前辈,我要给你画画。”


 


叶修只好顺着他的意思往下走:“好好好,文州想画什么?”


 


喻文州偏着头想了一会儿,自顾自地讲下去:“那我还是给前辈写字吧,就写生日快乐,前辈不是夸我的字好看吗?”


 


只要你不写“奠”,写啥都成。


 


叶修自暴自弃地想。


 


喻文州又歪了歪头,神情有点委屈苦恼:“可是字太多了……”


 


好在蓝雨的队长相当善于从没有路的地方走出一条路,他立刻就想到了解决办法。


 


写笔画最少的那个字。


 


于是他龙飞凤舞地划出了一个横跨半个蛋糕的气吞山河的“日。”


 


完美地概括了叶修此时此刻的心境。


 


沙发另一头,四仰八叉的黄少天吵吵嚷嚷地要给叶修表演单口相声,说了没两句他又嫌渴,看看茶几上也没有能喝的,又去拿脚轻轻地踹旁边的人:“你有可乐吗有吗有吗有吗有吗?”


 


不巧的是旁边不是喻文州,是孙哲平。


 


一米八几的汉子颇具气势地“噌”一声站起来,瞪了黄少天一眼,然后晃晃悠悠去厨房给他开了一瓶看起来像,他认为是可乐的。


 


镇江陈醋。


 


魔音马达黄少天一口阵亡。


 


叶修心里顿时对孙哲平充满了感激之情。


 


地毯上苏沐橙靠着楚云秀,楚云秀倚着戴妍琦,戴妍琦拉着苏沐橙,三个姑娘前言不搭后语地谈起了最近的电视剧。她们甚至还扯上了张佳乐。四个人一起努力,终于成功地把天聊死了。


 


楚云秀又豪迈地喝了一大口,用一种非常不近人情的口吻评价道:“沐沐,我觉得,那个男一,他跟男二上过床,又去勾搭男三。他是渣男,他已经不干净了。”


 


叶修一时没有理清楚这其中的逻辑关系。


 


比起这个,他更在意的是,怎么现在的小姑娘看的电视剧,居然都没有女主了吗?!


 


苏沐橙扯着戴妍琦的袖子,看起来还有点难过:“别这样,叶修不是这样的人!”


 


莫名其妙就被自家妹妹扣上了渣男的帽子的叶修,心里苦得可以。


 


戴妍琦被苏沐橙扯到了怀里,她顾不得直起身子,转过脸期待地看着张佳乐:“小伙子我看你gay里gay气,吃肖叶吗?”


 


叶修看看客厅的挂钟,下午四点都没过,吃个屁的宵夜。


 


张佳乐不愧他gay里gay气的名头,他光速跟上了戴妍琦的思考节奏:“不!我吃乐叶!”


 


他突然看到了夺路而逃的叶修,眼疾手快把人扯了过来:“老叶!mua~”


 


叶修的表情很是复杂。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张佳乐。


 


张佳乐明显没有闹够,他豪气万丈地捋下了发带,长发一下子泼在肩上。


 


苏沐橙十分上道地给他递了梳子。


 


他又把梳子塞到叶修手里:“老叶!我要你给我扎那个”,他想了想,又补上一句:“苏沐橙的那个,天津麻花辫!”


 


神他妈麻花辫,还他妈是天津麻花。


 


叶修恨不得把梳子插在他头上:“我给你扎个小戴的双马尾你意下如何啊?”


 


张佳乐真的认真思考了一下,叶修赶紧从他两条手臂间逃出来,径直去了到现在没啥动静的客房。


 


他原本以为客房里会是一片安宁祥和,静谧和谐的世外桃源极乐净土,没想到拉开门的那一刹那,现实就结结实实抽了他一耳光。


 


还是呼呼带风的那一种。


 


房间里魏琛和方锐像是在排练话剧一样,魏琛用床单给自己做了个阴阳怪气的披风,把自己缠得像根天津麻花。听见叶修开门,他很自然地往门口一望,表情一秒切到了楚楚可怜泫然欲泣:“皇上!你真的不要臣妾了吗!”


 


叶修给他恶心得浑身一颤。


 


同是中央戏精学院毕业生的方锐,看起来也是相当恶心魏琛扭得像蛆一样的姿势。他二话不讲拎着羽毛枕头上手就打:“把本宫的凤袍脱下来!你个贱人就是矫情!”


 


叶修“砰”地一声甩上了门。


 


太可怕了,这个世界。


 


还是客厅好一点。


 


然而等他回到客厅,立刻惊恐地发现,雷霆队长肖时钦正在拆空调遥控器,唐昊在一边打着拍子叫着好。呼呼吹风的中央大空调眼见就要不行了,叶修立刻劈手夺下了肖时钦罪恶的作案工具。


 


机械师肖时钦马上不干了。


 


他扒着叶修,无处安放的修长的手指开始解起了他衬衫的扣子。


 


唐昊捂着鼻子,戴妍琦兴奋的尖叫让全场人心神一震。


 


唐昊暗搓搓地掏出了手机。


 


叶修又是劈手夺了,丢给了肖时钦:“拆这个!拆完了给你奖励!”


 


唐昊没有搞清楚事情的状况,继续傻乎乎地叫着好。


 


叶修松了一口气。等他扣好了扣子,回头一看吓得不轻,原本安安静静啃蛋糕的,八竿子打不到一块的王杰希和孙翔,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忽然怼了起来。


 


他们越来越大声地争执起了叶修的从属再分割问题。


 


孙翔把外套一脱,潇洒地抛到沙发上,朝着王杰希露出了招牌的桀骜笑容。


 


他努力模仿黑道大哥的语气:“他是我先看上的!你不要命了吗!嗝!”


 


最后那个“嗝”属于即兴发挥。


 


王杰希静静地看着气焰嚣张的孙翔,没有讲话。


 


叶修生怕他俩打起来,仔细观察了半分钟,见他还是端端正正坐在沙发上,没有任何不良表现,顿时欣慰不已。


 


微草的好爸爸,就是稳重。


 


哪料到他刚一转头,背后就哐当几声响,王杰希直奔卫生间,带倒了一路的椅子和坐不稳的包荣兴。


 


他出来的时候,手上赫然多了一个看起来非常敦实的。


 


拖把。


 


在叶修惊惧的眼神注视下,王杰希身姿优美地跨上了拖把的长柄,朝着孙翔一声冷笑。


 


“喊爸爸。”


 


“放屁!”


 


从不屈服的战斗法师孙翔嘴角弯出一个极度挑衅的弧度,左右环顾之后从窗帘后面摸出一根大红的晾衣杆。


 


他威风凛凛地站在了沙发上,力求用身高碾压对手,晾衣杆漂亮地一甩。


 


“从我手里抢人,你得先问问我的却邪答不答应!”


 


他们剑弩拔张地对峙着,中途喝得晕晕乎乎又被王杰希撞到桌子底下本应该呼呼大睡的包荣兴,突然上了线。


 


他懵逼地看着眼前拖把和晾衣杆的巅峰对决,突然嘿嘿两声,操起了墙角的簸箕。


 


他清了清嗓子,极富技巧地弹起了簸箕:“正~月~里~来~是~新~年~哪啊,大年初一~头~一~天啊啊!”


 


二人转配着簸箕浑厚的音响,听起来相当不伦不类。更可怕的是他居然还唱出了狮子座的水平,一句话十个字活生生带了七个转音。


 


他没有唱完,因为拖把和晾衣杆同时对准了他。


 


包荣兴很委屈。


 


比他更委屈的叶修就着茶几上醇厚的镇江陈醋,眼神绝望地嚼着花生米。


 


小土豪楼冠宁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腻歪在他身上,声泪俱下地交待着自己的微信密码银行卡密码支付宝密码和公司证券信息股东所持股份等等等等。


 


他一直交待到了家里几口人,户口本有几页,最喜欢的叶修照片放在了哪个小抽屉和最想要叶修穿的情趣制服。


 


叶修用颤抖的手拨通了有事没能来的韩文清的电话。


 


韩文清现在在他心中的形象顶天立地好比乐山大佛,他就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他就是救人水火的耶稣基督,他就是光辉的圣母玛利亚。


 


只要他能收拾这个烂摊子,之后要怎么样都行。


 


在韩文清到达战场之前,罗辑用屁股挤走了深情告密的楼冠宁,眼神严肃认真地和叶修探讨起了学术问题。


 


“老大,你说剧场版里皮卡丘放的是直流电还是交流电?”


 


“直流电。”


 


叶修的眼神很沧桑,能打发走一个是一个。


 


罗辑点点头,似乎觉得他说的非常有道理,随后又严肃认真地问道:“那日常版里它放的是什么电?”


 


叶修眼神复杂地看着他。


 


这他妈不是同一只皮卡丘吗?!


 


大学霸罗辑没完没了:“老大,假如你有两只皮卡丘,你会选择串联还是并联?”


 


假如我有两只皮卡丘,我第一个就要电死你个鳖孙。


 


叶修心酸地想。


 


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只有配着镇江陈醋的花生米还有一点温度。


 


老韩怎么还不来?!


 


回去一定要向冯主席建议,全体队员禁酒,黄少天禁闭。


 


理由他都想好了。


 


选手一杯酒,


 


领队两行泪。


 


黄少天不关,


 


联盟不能安。













 


阅读文章,回答以下问题:


 


1.小企鹅生气的时候怎么叫?


 


2.请用一种动物形容魏琛选手的姿势?


 


3.剧场版皮卡丘放的是什么电?


 


4.这篇文章告诉了我们什么道理?


 


5.你愿意嫁给我吗?




……小天使们怎么都不愿意嫁给我?! 委屈.jpg

评论

热度(3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