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湘引

转发存档,all叶纯食

【all叶】非典型狼人游戏

二十四桥明月夜:

悠悠堇:



就忽然很想玩狼人杀,上一次热衷还是两年前(。)回潮来得很突然。




规则采取最近比较流行的模式,一法官一预言家一猎人一女巫三民三狼,三神职被刀或三民被刀(屠边原则)则狼人胜利。




尽量不用黑话,力求大家都看懂,我狼人杀玩得也不是很好,所以高玩不要跟我讲逻辑请求您们了(这会使我看上去智商很低)








发现了一个bug...昨晚精神昏迷,人数上错了,就当成四民吧(懒得动脑改了((








正文




 




今夜国家队的娱乐项目是狼人游戏。




楚云秀拿来了卡牌:“买东西的赠品,你别说,画还挺好看的。”




在场的年轻人都对这个游戏略有造诣,除了叶修。




“你真没玩儿过?”




楚云秀洗了洗手里的牌,“难以置信,你没有童年?”




“当代年轻人重要的社交活动之一狼人杀你没玩过?”黄少天咋呼着挪到叶修身边,很自然地揽住他的肩膀,




“没事,我罩你。”




然后覆在叶修耳边小声地给他科普规则。




众人围成一圈坐在领队房间的地板上,张佳乐拍了拍地板:“黄少天你能不能大声说话,就讲给叶修一个人听是什么意思。”




“就是我只跟老叶好的意思。”




黄少天抬了抬下巴,显然确认身份之前就把叶修划到了自己的阵营。




楚云秀发了牌之后就和苏沐橙一起坐到叶修床上旁观,唐昊身体不舒服先休息下了,抽到法官牌的是喻文州。




他亮出自己的牌,然后坐到了比较中心的位置。




“等等。”楚云秀看热闹不嫌事大,“光这么玩多没意思啊。要不要添点彩头?”




“不要。”




叶修拒绝。




“你干嘛这么急着拒绝啊?”




楚云秀的眼珠转了半圈,“你狼啊?”




“他浪吧?”张佳乐硬要挑衅叶修。




“好了。”喻文州叫停,“楚队不要再多弄出场外信息了。”




楚云秀撇撇嘴,缩了回去。




“天黑请闭眼。”




喻文州的声音在九人都闭上眼后继续响起:“狼人请睁眼。按照国家队编号,狼人要杀的是?”




“狼人请闭眼。女巫请睁眼,昨晚死的是——”喻文州用手势比出号码,“你有一瓶解药要用吗?”




停顿片刻:“你有一瓶毒药要用吗?”




“女巫请闭眼。”喻文州道,“预言家请睁眼,你想验的号码是?”




“预言家请闭眼。”




“猎人请睁眼。”




喻文州和猎人对了对眼确认了编号后点点头:“猎人请闭眼。天亮了。”




“昨晚是平安夜。”




喻文州的笑容里很有些内容,可见第一晚发生的事让他觉得略为有趣,“从一号开始发言。”




一号叶修歪了歪头,显然对于自己第一次玩这游戏还是第一个发言很有些不满:“法官大人,你是不是把个人情绪带到游戏里了。我抗议。”




“抗议无效。”喻法官拍板,“但是这声法官大人叫得挺好听,本法官赦免你大不敬的罪。”




“天呐,法官和玩家公然调情。”




楚云秀倒在苏沐橙身上手脚蜷缩抖抖鸡皮疙瘩,“这法官还能不能好了?” 




“楚队,你被禁言了。”




喻文州道,影响游戏的七号选手楚云秀被请回了自己的房间。




苏沐橙也跟着离开了,顺便握拳给叶修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苏妹子真可爱啊。”李轩道。




叶修用挑剔的眼神把李轩打量了一通,意义不明地呵了一声。




李轩捂脸转向肖时钦:“我觉得自己被侮辱了。”




“你居然有这样的想法。”肖时钦推了下眼镜,“在我看来叶修并没有侮辱你的意图,所以这一切大概源于你的脑补,或者你潜意识里很想被叶修侮辱?”




“嗬——”




孙翔倒吸一口凉气,看向李轩的眼神已经不对。




坐在他身边的周泽楷面无表情地挪远了十几厘米,方锐更是把位子换到了叶修身边。




“……”




我不是,我没有,老实人,被孤立。




李轩在这个房间里没有朋友更没有依靠,他怀疑自己第一局就会被票出去。




“好了,别说李轩了。”叶修也许良心发现,把话题扯了回来,李轩稍许有些感动,就听叶修说,“李轩的性癖是他的自由,你们不要嘲笑他。”




李轩:……




 




“昨晚是平安夜,也就是说女巫把解药用了。但是我觉得在场应该没有人会那么善良,第一晚就把解药用在别人身上,所以我觉得昨晚是女巫自救。过。”




叶修作为一号选手表现出色,得到大家的一致认可。




然而三号选手周泽楷颇为不给面子:“我女巫,昨晚死的是一号。”




我善良,我把解药用在你身上。




四号王杰希:“我不太相信周泽楷的女巫身份。狼人第一把刀叶修我可以理解,但是第一把不确定身份的情况下就救叶修,这我不太理解。所以怀疑周泽楷乱跳,但不确定是狼人,也可能是在诈狼人。”




周泽楷似乎想反驳,但当前不是他的发言轮次,所以他忍住了。




他能忍,叶修可忍不了:“王杰希你说清楚,什么叫杀我可以理解,救我你就不能理解?”




王杰希:“我的发言完了,下一位。”




于是叶修问五号选手:“要是你是狼,你会选择首刀我?”




五号选手黄少天看着叶修的眼睛,深情而诚恳:“我会啊。”




“……”




“你做人太失败了。”




张佳乐宣布结果。




“只要你不是狼人同伴,我相信大家都会乐意拿你试刀。”黄少天道,“虽然我们是最铁的朋友,但我还是不能骗你。”




他补充:“我有点相信周泽楷是女巫,如果接下来没有人跳女巫,那么周泽楷就坐实女巫了。可是周泽楷救叶修的理由我倒是想等下一轮听一听。过。”




“六号预言家。”肖时钦道,“验了一号叶修,是村民或民以上。过。”




肖时钦忽然跳预言家,但并没有查杀,而是发了好人卡,这样强悍粗暴的玩法显然有些人无法对他产生信任。




张佳乐沉默片刻捋了捋思绪:“咳,九号发言。我不太相信六号的预言家身份,假设六号是预言家的话,他不可能在女巫已经用掉解药的情况下这么快跳出来,而且发的是金水。你要是查杀到狼人,你跳预言家我还可以理解。现在你给叶修金水对局势没有任何帮助,因为昨晚周泽楷已经发了叶修银水。等听完接下来的发言要是没有人比你更可疑,我觉得这把可以出你。”




肖时钦耸耸肩,不置可否。




十号张新杰接着说:“我是本场真预言家。查杀六号,六号是我昨晚验出来的铁狼。原本还想藏一局,但一神换一狼在目前还没有伤亡的情况下我觉得可以接受。过。”




轮到李轩,李轩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说:“可是我才是预言家。”




一下子连跳三个预言家,场面十分精彩。




“我昨晚验了三号周泽楷,是民及民以上。”李轩说。




十二号孙翔见这么精彩的场面居然要由他来进行一番总结,不知从何说起,他本来也不常玩这游戏,顿时有些懵,最后憋出一句:“我跟着叶修。过。”




他的想法很简单,叶修既有女巫发的银水,又有预言家发的金水,应该是本场最高身份,跟着他准没错。




但这句话听在别人耳朵里就有点刺耳,处在归票位的十三号选手方锐也不归票了,直接把难题抛给叶修:“我也跟着老叶,过。”




叶修忽然就成为了金光闪闪的最高位,这半个月习惯作为队内保姆的他还有点不适应,但到底也是有身份的人,很快归起票来:“我觉得三个预言家里应该是一民一神一狼。民大概是想要诈一诈身份或者干脆是个晕民在乱玩,狼是为了带节奏,……但目前还不确定,可能这三个人里一个都不是真的预言家。不过我建议把他们三个都留着,等明天再听一听他们晚上都验了谁。今天我们把方锐投出去。”




方锐急了:“凭什么!!”




叶修很无情:“因为你跟风很明显。孙翔说跟着我我还能理解,毕竟孙翔比较单纯,玩不来这种卑劣龌龊的谎言游戏。可是你呢方锐,你不应该最擅长胡说八道吗?”




方锐气,再看红着脸故作不在意的孙翔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叶修是在隐晦地说你没脑子,你他妈害羞个屁!




“好,我数三二一投票。”法官站了出来。




结果基本上每个人都跟着叶修出了十三号。




方锐气了几秒后倒是冷静了下来,冷笑了一下对喻文州说:“法官,我要发动技能。”




惊了。




方锐居然是猎人。




他狞笑道:“来吧我亲爱的领队,跟我走吧。”




——猎人除非被女巫错毒死,否则可发动技能带走一人。




“方锐你不能这样。”叶修据理力争,“我可是坐实好人身份的,你这样就是个晕神了,你要为了大局着想。”




“我不管,我就是想把你带走。”




方锐道。




叶修没办法,做了个可怜巴巴的表情:“……那好吧。”




“……”方锐一看他这表情就心软,这不要脸的东西每次抽烟被陈果训都是露出这种矫情兮兮的表情逃过一劫,可方锐也不能幸免,他不耐烦地摆手,“好了好了,不带你还不行吗,黄少天跟我走吧。”




坐着忽然被猎人一抢打中的黄少天生动演绎了什么叫作现实里的躺枪:“方锐你这个人有没有原则?老叶不过是恶意卖个萌你就改变主意了?我不相信你是这样的人!”




“我就是这样的人。”




方锐不由分说的带走黄少天,黄少天试图抵抗:“你至少带一个比较有狼相的人吧。你带走我干嘛?我这么明显的好人你带走我到底想干嘛!?”




“你话太多了,我想快点玩下一局雪耻,所以把你带走。”




方锐给的理由实在是很有道理,黄少天除了给他比中指别无他法:“你这个没有团队精神的混蛋。”




方锐无视之,他现在只有上领队的精神,谁叫领队只对着他卖萌。




 




第二晚过去了,大家睁开眼后喻文州宣布死了两个人。




“分别是三号周泽楷,以及十号张新杰。”




“两位有什么遗言吗?”




周泽楷:“张新杰是我毒的。”




张新杰不说话,默认了自己惨死的结局,两人和黄少天方锐坐到了一起。




“这次还是从一号开始发言。”




叶修用眼神向喻文州抗议了一下,喻文州温柔地安抚了句“乖,好好说”。




叶修小声地呸了一下,拿了个抱枕抱着,环视周围观察剩下的人的表情:




“我觉得吧,现在的局势已经很危险呗,可以看出狼的屠边快要成功了。




“现在可以确定方锐的猎人身份,周泽楷的女巫身份也基本坐实了。




“也就是说如果等会儿预言家被票死的话,我们就输了。李轩和肖时钦,不管你们谁是真预言家,这一把都不要跳。总之被毒死的张新杰肯定不是真预言家,否则现在游戏早就结束了。所以目前基本可以断定张新杰的身份是狼。




“那么理论上他查杀的肖时钦应该是好身份,但也不确定,如果是这两个人的话狼踩狼的战术他们是玩得出来的。更有可能牺牲一只换取另一只的好身份。所以肖时钦在我这里的身份也不太做好。




“总之场上大概还有两狼,听听之后的发言吧。过。”




四号王杰希抱着胳膊:“一号的发言完全看不出他是第一次玩这个游戏。很聪明,很冷静。”




叶修抱着抱枕歪头看王杰希:“谢谢夸奖?”




王杰希不为所动:“所以会不会存在这种可能,他虽然第一次玩这个游戏,但是已经学会了狼人自刀。毕竟以他的阴险程度来说,是有可能做出这种事的。”




叶修不满道:“阴险这个词会不会太过分了,我申请换一个。”




“卑鄙可以吗?”王杰希采纳了叶修的建议。




叶修撇撇嘴:“不要跟你玩了。”




“可是你刚才不是说刀叶修可以理解,救叶修就有点难以理解了吗?”张佳乐插话,“那要是像你之前说的那样,叶修自刀又有什么意义呢?他很可能直接就挂了。”




“反正我是会救的。”王杰希道。




“那你上一把说的话是放屁啊!”




局外人黄少天都忍不住插话了。




王杰希很平静:“我是觉得除了我以外应该没有人会救这个小可怜。”




“他居然用这么严肃的表情说出这么恶心的话。”方锐快要窒息了,“我觉得听他说骚话的我才是小可怜。”




“嗯,你是挺小的。”




叶修表示认同。




“妈的你还不知道我有多大?”




方锐被带跑。




“总之我的提议是,这把出叶修。”




王杰希道,“反正我们现在场上的局势是宁可错投一个民也不能把预言家投出去,所以投叶修很保险。”




叶修抱紧了抱枕,收敛起笑意:“好你个王杰希,把我当成弃子了是吧。”




说完后屁股动啊动地背过身去,背对坐在他对面的王杰希,表示自己不想看到他的脸。




王杰希冷静的表情有点挂不住:“一号,为了团队着想,被投出去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




“我知道。”叶修的脸似乎埋进了抱枕里,听上去瓮声瓮气的,“王杰希一直是个好队长,最为团队考虑,我一直觉得王杰希特别了不起,所以我被投出去也没什么的。我知道的,我可以接受。”




就算知道这人只是在装模作样而已王杰希也受不了这个,半边身子都软了,立刻调转矛头:“其实出张佳乐也可以,他都没给出什么有效信息。”




“?我这局还没发言呢你就断定我没用!”




张佳乐怒了,“我投王杰希,这人立场太不坚定了。”




一场狼人游戏颇有点变成私人恩怨解决现场的感觉。




喻文州看够了热闹才出来主持公道:“好了,四号发言完毕,接下来是六号,其他人都不要说话了。”




肖时钦道:“我昨晚查杀一号,他是铁狼。第一晚我验的其实是十号张新杰,他是狼,但为了混淆身份顺便诈一诈狼我故意发了一号金水,但一号昨天的发言在我这儿并不做好,加上刚才四号也说了,按一号的手段狼人自刀的可能性很大。”




此话一出,全场静了三秒。




王杰希叹口气:“我保不了你。”




最终叶修作为铁狼被票了出去,他的同伴被认定为李轩,因为李轩一语不发,不再坚持自己是预言家。




可就算叶修被票出局,肖时钦的预言家身份却也基本坐实,最后一夜基本可以确定被狼直接刀死,狼人的胜利已经大致确定。




于是叶修刚走到另一堆人那边就被摁在床上摩擦,得到了被淘汰者的一致蹂躏。




“你这只小坏狼,怎么可以这么坏。”




方锐的手在叶修身上乱摸疑似挠着痒,实则招招摸到肉,还不忘捏一捏蹭手感。




周泽楷就比较含蓄,手一直放在那截露出的肚皮上按着人不给放行,一点都不像在做坏事:“你过分。”——骗我的解药,还在夜里杀我,你怎么坏成这样。




黄少天就比较过分,脱了叶修的袜子挠脚心,叶修整个人都趴在张新杰怀里抖:“脏不脏!黄少天你这个人怎么不怕脏!”




“你洗过澡了,我闻得出来。而且你怎么会脏呢,香喷喷的,不要害羞。”




那边已经“天黑请闭眼”了。但还是能听到旁边传来的闹腾,张佳乐嚷嚷道:“李轩你快刀了肖时钦啊,刀完我要找叶修算帐。”




李轩终于忍不住了:“我刀个屁啊,你是傻逼吗!”




老实人被逼急了也是会生气的。




喻文州宣布天亮了,死的是李轩,神职全灭,游戏结束。




也就是说肖时钦才是那个狼人。




这个结果很残酷。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这么玩。”张佳乐认为自己还是过于朴素天真,“你们狼人怎么一点一体性都没有。各打各的,还互相踩?”




“输了也没什么吧。”李轩气消的很快,“张新杰、肖时钦和叶修的组合,唯一可以跟他们抗衡的喻文州又是法官……你觉得能赢吗?”




“……”




“不管了。”张佳乐撩袖子,“我先去教训一下叶修,剩下的等会儿再说。”




“……”




叶修这下真的很可怜了,他又不是唯一的狼人,干嘛只针对他。




 




狼人杀,考验感情的游戏。




狼人杀,输了也不吃亏的游戏。




狼人杀,赢了反而会被群起而攻之的游戏。




 




明晚继续。




 




***




 




 




看!我们叶也是一个会卖萌装可怜的小可爱啊!




 




晚安。


评论

热度(6216)